大连机床被疑虚构7.6亿债权 中江信托不幸中招

更新日期:2022年09月22日

       北京、南昌2007年至2014年连续8年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的海外厂房企业, 曾是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的领头羊, 在中国排名第一 机床行业。 新中国成立初期, 全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之一的企业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机床”)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变化 并破产重组。 大连机床最新公告显示, 截至2018年2月28日, 共有111家债权人向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重整管理人申报债权, 申报债权总额约为 225亿元。 一年前, 还在斥资数十亿元在中国布局生产基地, 并与俄罗斯最大的燃气表制造商联合在俄罗斯设厂的大连机床, 在国际机床寒冬的影响下, 风光旖旎。 工业和国内经济低迷。 不再, 因急需资金而融资受阻, 造成一系列债务危机的恶性循环而满目疮痍, 不得不走向破产重组。 《华夏时报》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 大连机床不仅出现了普通的债务危机。 2016年9月至2016年11月, 大连机床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公章等方式, 从信托机构“骗取资金6亿元, 或涉嫌经济犯罪。 江西讲述了自己的投资历程, 2016年9月, 中江信托推出了名为“中江国际·金河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金河189号”)的产品, 看到了 发起人确为正规金融机构, 买入产品, 等待收益。相关资料显示, “金河189号”的发行人为中江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 ).机床集团有限公司, 资金的使用是为了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提高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和 e 公司的资产流动性。 一般专业投资者在识别信托产品时, 最重要的是看还款来源、担保人和风险控制措施。 本次“金鹤189号”的还款来源为大连机床集团的营业收入和担保人高金科技的营业收入。 风险控制措施包括由管理控股的投资公司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高金科技”)提供的担保、大连高金实际控制人提供的连带责任担保。 科技及其配偶、其他担保、合同 7.59 应收账款质押及其他财产质押等 根据有关资料, “金河189”信托产品担保主体大连高金属科技有限公司系 大连机床管理层控股的投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 上市公司华东数控(*ST东数)被誉为“工业4.0第一股”, 担保人高进科技为其第一大股东。 总资产超过230亿的全国机床行业融资主体为行业龙头企业, 担保主体为上市公司管理层控股的大股东高金科技。 最重要的是应收账款质押7.59亿元。 这笔6亿元的信托基金, 看起来很“靠谱”。 但不少投资“金鹤189号”信托计划的投资者在网上发现,

大连机床在公开发行债券时出现违约, 到期信托产品的利息无法兑付。 问题。 “我们不敢相信大连机床会违约。” 一位投资人表示, 当地投资人得知中江信托项目仍有后备, 因为大连机床在申请信托融资时提供了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下)。 “比亚迪”)将其7.59亿应收账款作为质押。 没想到, 所谓的7.59亿元应收账款竟然不存在, 连大连机床集团提供给中江信托的《债权转让通知书》和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的公章也没有。 , 有限公司所贴的文件是伪造的。
        比亚迪在审理中江信托诉大连机床等企业民事案件的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答复中称:我公司与大连机床之间的债权在《转让与回购合同》中约定。 中江信托向我司提供的“应收账款”债务不实, 我司与大连机床无业务往来; 上述合同所附的《债务确认书》为虚假文件, 《债务确认书》所示我司公章及授权代理人签字为伪造。 在中江信托向本公司提交上述合同及文件之前, 本公司并不知晓全部内容。 比亚迪还表示, 截至2017年4月11日, 我公司欠大连机床销售有限公司的应付未付款项共计1, 074, 240元,

其余应付款已结清。
        比亚迪欠大连机床超过100万元的货款, 但在大连机床申请信托时, 却戏剧性地变成了7.59亿的“应收账款”。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2016年8月, 大连机床主动找中江信托融资, 大连机床向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提供其“合法拥有”的近7.6亿元应收账款。 ., 有限公司债务。
        对于应收账款明细, 上述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2016年8月23日, 大连机床相关人员将中江信托相关人员带到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 .在《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上盖章。所谓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相关人员签字盖章。 “2016年9月至2016年11月, 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加盖公章, 从我公司骗取6亿元资金。我公司发现这些犯罪线索后, 2017年5月立即向江西省公安厅报案。江西省公安厅已于2017年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贷款诈骗案立案调查。中江信托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表示, 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2017年11月至2017年12月, 大连机床一名副总裁、财务总监被江西警方控制, 而大连机床最重要的董事长陈永凯则“不见踪影”。 大连机床在破产重组中引发的严重债务危机, 使其到期债务无法清偿, 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偿债能力。 包括信托投资者在内的很多投资者已经无法正常获得投资收益, 大连机床也引发了多起债券违约事件。 2017年11月,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大连机床集团及其5家关联企业正式进入重整程序, 并任命重整管理人。 “中江信托于2017年5月报案。公安机关已于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犯罪立案, 11月至12月间, 大连机床相关犯罪嫌疑人被江西警方控制时,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 大连机床破产重整;期间, 大连机床重整经理等相关负责人前往江西南昌联系中江信托, 希望刑事案件的处理能够 不影响大连机床重组。” 中江信托明确表示, 中江信托受众多社会投资者委托,

是大连机床涉嫌犯罪的受害人。 中江信托本着先惩民先的原则, 代表广大投资者坚决要求尽快查处此案, 追回被大连机床骗取的财物。 保护投资者利益。 上述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 大连机床通过犯罪行为非法侵占的被害人财产不属于大连机床的财产, 属于被害人所有。 重整程序应当在刑事案件结案、追缴或者归还涉嫌犯罪所得的全部财产之前中止。 本报记者就大连机床整顿相关问题联系了大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于德虎、大连机械工业协会会长刘江军, 均未得到积极回应。 被司法队列冻结的华东数控股份, 在大连机床重组过程中也经历了一些扑朔迷离的变化。
        进入重整程序后, 为大连机床提供了保障, 同时, 大连高进科技持有的一直申请重整的华东数控股份被迫进行多轮拍卖, 重整困境 更复杂。 2018年1月19日, 中江信托致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重整管理人的公函认为, 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诈骗取得的资金不属于大连市。 机床等公司财产归中江信托作为犯罪受害人所有, 要求犯罪嫌疑人立即返还中江信托骗取的财物。 “在刑事案件正在侦办、查清事实、追回犯罪财产之前, 大连机床已进入重整程序,

其重整财产的范围和属性将不明确, 这将直接影响其 重整的效力和责任;整个程序必然会直接干扰刑事案件的侦查和被盗资金的追回,

将直接侵犯经济犯罪被害人的财产所有权。严重损害我们信托计划中广大社会投资者的产权,

造成社会不稳定。 “上述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认为, 大连机床等企业的重整案件, 依法不应受理;已经受理的, 应当驳回;至少重整程序不予受理。 该案应当中止, 大连机床和重整管理人应当立即退还重整江信托取得的犯罪财产。

Copyright © 2009 北京印务有限公司 beijingyinwuyouxiangongsi (lamacross.com),All Rights Reserved